为 Vim 与 Emacs 的伟大友谊干杯

周六晚上,烤焦的番薯过来问我,Vim 在完全没有插件的情况下,要怎么注释一段代码?我说你可以在 .vimrc 里面写一个函数,批量选择然后调用函数注释。烤焦的番薯说你这个太麻烦了,我告诉你我们 Emacs 怎么做,只要选中要注释的代码,然后 esc+x 输入命令:“comment-region”,这就搞定了。

我给他打了一串问号,我说你要这么说的话,Vim Ctrl+v 选中要注释的代码,然后 shift+i 插入 # 号,按两下 esc 就好了。虽然我觉得 Vim 这么注释也挺蠢的,但是好过要敲一整个单词。之后,烤焦的番薯向我虚心请教了一些 Vim 的基本用法,说还是要学习一下 Vim,不然在没有 Emacs 的环境下就 GG 了。于是我把我珍藏多年的 Vim 键盘图丢给了他,并向他讨要一个 Emacs 的基本操作相关的图,烤焦的番薯想了想说,Emacs 没有这样的东西,它需要你用心去感悟,不是三言两语能说明白的。于是我说,让我们为 Vim 和 Emacs 的伟大友谊干杯吧🍻!

继续阅读

工欲善其事不如不要管用什么器

这篇文章本来是想写一写我选择编辑器的那些事,但一拖再拖,恰巧碰上 Ulysses 改收费模式,气不过,对自己说找不到好用的码字工具就不写博文了,回过神来发现这个念头与本文想表达的中心思想非常契合,于是又重新燃起了码字的兴趣。

Ulysses 是一款广受好评的文字创作工具,当然售价也不便宜,把三个平台买全了得将近三百块,当然我当时头铁,也不管用得上用不上就都买了。Ulysses 这几年一直兢兢业业地更新,虽然要说有什么亮眼的新功能其实也没有,但是定期更新以及支持系统新特性还是值得给赞的。所以各种媒体评论对 Ulysses 都赞口不绝。

继续阅读

高考作文:《“新四大发明”》

据近期一项对来华留学生的调查,他们较为关注的“中国关键词”有:一带一路、大熊猫、广场舞、中华美食、长城,共享单车、京剧、空气污染、美丽乡村、食品安全、高铁、移动支付

请从中选择两三个关键词来呈现你所认识的中国,写一篇文章帮助外国青年读懂中国。要求选好关键词,使之成为有机的关联:选好角度,明确文体,自拟标题;不要套作,不得抄袭;不少于800字。

继续阅读

关于 Apple Watch:体验、思考、总结

对于 Apple Watch,最初我是不看好的,认为这样一个显示空间小、可操控性低、技术不成熟的产品是不足以让我花费 2k 甚至 3k 的价格去拥有它的,是不会成为我的日常使用设备的。但对于苹果的产品,有一种玄学,叫做看起来都很差,但是用起来都很好,这句话可以用在 Apple Watch 上,也可以用在之后的 MacBook Pro 2016 上。第一代 Apple Watch 我没有投入过多的关注,大概是发售后的半年,周围陆续有人开始戴上 Apple Watch,我也象征性地去问了问,包括速度、续航、功能等,得到的答案很统一:

速度慢、续航短、功能少

继续阅读

2016 人大商学院毕业典礼致辞

女同学们,男同学们,女士们,先生们,各位朋友,各位嘉宾,各位同事,各位领导,大家好!感谢学院给我这个机会,让我代表商学院全体教师给大家说六句话。

第一句,毕业三条路。

你们毕业了,道路有三条。

有走的,走向社会。有留的,继续学业,有出的,出国学习。我走的是留下来的这条路。我是人大 78 级本科,毕业“留下”读研,研究生毕业“留校”做老师,又出国“留学”八年,再回国做博士后,然后“留校”工作迄今 22 年,做了一辈子人大人!自古华山一条路,那就是奋斗!条条道路通罗马,那就是方法!但愿大家在人大商学院学会了奋斗,学会了方法,作为老师,在此祝愿大家,你们的道路一定要成功!你们的道路一定能够成功!

继续阅读

书包记

今天整理了一下书包,倒腾了下各个格子。

我对这个书包有意见很久了,很大,长宽高都很粗犷,是个大包。背起来像一个乌龟壳一样,一点都没有小巧玲珑的气质,整个包给人一种很累赘的感觉,走起来还又晃又抖的,给不了好评。

这个书包是我高二暑假买的,我的书包寿命都很长,小学的书包背了流年,现在作为典藏品收藏在衣柜里;初中的书包背了五年,到高二,现在仍在服役,我爸妈出去游玩就背着这个书包,米老鼠出品;现在的包服役记录也是五年,很快就要刷新记录了,并且保持着「无损坏」的记录——小学的书包破了个洞,初中的书包背带断了,现在的书包,还没发现任何问题。

继续阅读

Spring 4 World

spring-forward-640x360

先说我自己,除了大一的时候追着苹果官网看了一场 WWDC 以外,之后就再没有熬夜看过苹果的发布会,昨晚在推特上看到有人发了这么一条:

自己已经在美国了啊,再也不用熬夜看发布会了!

网上就有人说,不熬夜看苹果发布会的人,不是真果粉,于是我比照了一下自己,算了,没有成为粉的潜质。

继续阅读